禹王臺旅游
大美開封 風雅汴梁:紅洋樓——國共“黃河歸故”談判舊址
2019-12-06 【字號:

大美開封 風雅汴梁:紅洋樓——國共“黃河歸故”談判舊址

 

        核心提示:抗日戰爭中,蔣介石企圖以水代兵,利用黃河之水阻止侵犯徐州的日軍繼續向西進犯,炸開了鄭州花園口黃河大堤。結果,不但沒能阻止日軍進攻,反而使黃河水沖出故道,造成歷史上震驚中外的花園口事件。解放戰爭中,蔣介石再次假借“改道歸故”之名,企圖水淹解放區。

紅洋樓正門。

紅洋樓內部歐式樓梯。

紅洋樓外景。

周恩來曾經下榻過的房間。記者 李克君 攝

        抗日戰爭中,蔣介石企圖以水代兵,利用黃河之水阻止侵犯徐州的日軍繼續向西進犯,炸開了鄭州花園口黃河大堤。結果,不但沒能阻止日軍進攻,反而使黃河水沖出故道,造成歷史上震驚中外的花園口事件。解放戰爭中,蔣介石再次假借“改道歸故”之名,企圖水淹解放區。

        為了揭露、粉碎國民黨反動派的陰謀,周恩來于1946年7月19日由上海乘坐專機飛抵開封,與國民黨談判。下榻于距離開封隴海鐵路不遠的紅洋樓東樓,即現在的國共“黃河歸故”談判舊址。

        紅洋樓,見證了國共“黃河歸故”談判的激烈場面,記錄了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前不久,對開封地方史頗有研究的劉海永與記者一起走近紅洋樓,感受那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1938年6月9日,當日本軍隊進逼中原的時候,蔣介石為了掩護其軍隊撤退,以“遏止日軍西犯”為由,密令其新五軍炸開了鄭州花園口黃河大堤,企圖以水代兵,利用黃河之水阻止侵占徐州的日軍向西侵犯。結果不但未能阻止日軍的進攻,反而使黃河水沖出故道,向東南奪淮入海。

        據韓啟桐、南鐘萬在1948年出版的《黃泛區的損害與善后救濟》一書中的數字,從花園口決堤到1947年堵口,9年間河南黃泛區死亡人口有325598人。

        1945年,日本投降后,蔣介石在美國支持下,決定封堵花園口黃河大堤決堤口,讓黃河水回歸故道。

        從1938年至1947年,黃河改道南行9年,黃河故道自鄭州花園口起到山東利津,1200公里的大堤因斷流而長年欠修,飽受戰爭和自然的雙重破壞,堤防殘破不堪。黃河故道大部分處于河北、河南、山東境內,斷流后的河床灘區被附近居民開墾成了農田,新建了村莊。

        蔣介石提出“黃河歸故” ,表面上是為了解除黃泛區人民的災難,而實質上是妄圖再次“以水代兵”,水淹解放區。如果不對堤壩和河床進行修復、妥善安置居民,直接把河水導入故道,黃河故道灘區將變成第二個黃泛區。

        面對蔣介石集團的惡劣行徑,中共中央以黃泛區人民的利益為重,同意黃河回歸故道,但決不同意國民黨政府在下游未復堤整堤即先堵口放水的行動,并提出處于黃河故道的河北、河南、山東人民同樣應該照顧。因此,主張先復堤、浚河、遷移河床居民,然后堵口,不使下游發生水災。國、共兩黨圍繞“黃河歸故”問題,進行了一系列的談判,展開了一場尖銳的斗爭。

        劉海永接受記者采訪時說,1946年3月23日,晉冀魯豫邊區政府代表晁哲甫、賈心齋、趙明甫等人在開封與國民黨政府代表商談堵口復堤問題,4月7日達成《開封協議》。商定堵口復堤可同時進行,但花園口合龍日期要等共同查勘下游河道和堤防情形之后作決定,并經協商達成《菏澤協議》。4月17日,國民黨中央通訊社發出“黃河堵口復堤決定兩月內同時完成”的消息。4月20日,國民黨《中央日報》發表消息稱:“倘黃河汛前不克全部完成堵口工程,(國民黨)政府方面實不能負全責。”對國民黨政府違反《菏澤協議》提前堵口的行為,5月10日,中共中央發言人指出:“堅決反對國民黨政府此種蓄意淹我解放區的惡毒計劃,要求國內外人士主持正義,制止花園口堵門工程,徹底實行《菏澤協議》。”

        “堵口談判在開封已無解決的可能,解放區派趙明甫、王笑一同聯總河南區主任范海寧前往南京,與周恩來一起和國民黨政府水利委員會、聯合國救濟總署善后總署、國民黨行政院善后救濟總署等代表進行了談判,先后達成了《南京協議》《六點口頭協議》以及馬歇爾、薛篤弼、周恩來3人對執行協議的‘保證’。”劉海永說。6月下旬,內戰全面爆發。國民黨對堵花園口黃河大堤更加迫不及待。在向中原解放區發動進攻的前3天,他們不顧歷次黃河談判成果,悍然撕毀《南京協議》,單方決定在花園口堵口工程拋石合龍。由于石料不足、黃河漲水,加上解放區人民的強烈反對,花園口堵口以失敗而告終。

        劉海永告訴記者,1946年7月18日至22日,周恩來在上海分別同國民黨政府和聯合國善后救濟總署的代表進行談判。談到黃河下游解放區糧食分配及救濟問題時,周總理提出:關于具體數字的分配,我要親自到開封去,聽一聽冀魯豫解放區政府的意見,再行商定。周恩來與國民黨在開封談判黃河改道時,一直下榻在紅洋樓東樓,與國民黨進行了尖銳斗爭。

        12月1日,記者一行來到位于我市禹王臺區隴海鐵路南側不遠處的國共“黃河歸故”談判舊址——紅洋樓東樓。初冬時節,黃葉飄落一地,遠遠望去,坐北朝南的兩層建筑——紅洋樓顯得格外莊重。

        劉海永介紹,紅洋樓由當時的北京郵政總局撥款興建,為河南郵務管理局郵務長及會計長居住、辦公用。當年,河南郵政由外國人經營,購地33.85畝,興建紅洋樓。紅洋樓東樓880平方米,紅洋樓西樓550平方米,兩座樓同年動工,歷時5年竣工。1921年5月建成后即投入使用。因為它有別于一般民居,而且是外國人投資所建,為典型的18世紀巴洛克式建筑,所以群眾都稱它為紅洋樓。紅洋樓分為東西兩座樓,紅洋樓東樓系當時英國郵務長阿良西(英國人)公寓,規格高于紅洋樓西樓,紅洋樓西樓當時為會計長光器格(丹麥人)居住的公寓。

        記者一行走進紅洋樓東樓內,踩在紅色木質地板上,地板發出吱吱的響聲,仿佛在向記者述說著那段崢嶸歲月。紅洋樓正門左側擺放著毛澤東視察黃河開封段的簡介牌,右側擺放著周恩來領導“黃河歸故”斗爭的簡介牌。

        一樓東西兩側各有偏房,樓后有6間附屬用房及小院。沿著紅木雕花步梯,記者一行來到了二樓。樓梯正對面,是一間寬敞明亮的會客廳,會客廳左側是一間臥室,一張木床靜靜地擺放在那里,取暖用的壁爐依舊掛在會客廳左側的墻上,打開會客廳朝陽的木門,我們來到了陽光明媚的陽臺,站在白色的圍欄前,眼前的風景一覽無余。

        那么,國共“黃河歸故”談判究竟談了些什么呢?在這場談判中,中共取得了哪些實質性的勝利呢?

        劉海永說,周恩來到開封后,沒有來得及休息,就立即乘車趕赴鄭州花園口。傍晚,從花園口回到開封后,周恩來派車把冀魯豫行署領導張璽和段君毅由菏澤接到開封研究黃河堵口問題。段君毅等人聽說周恩來要接見他們,都異常興奮。大家急忙更換行裝,連夜乘車,在黎明時分趕到紅洋樓。他們向周恩來匯報了關于黃河復堤、工糧及交通運輸等方面的情況。當天,周恩來出席了在開封城隍廟街國民黨黃委會舉行的“黃河歸故”問題座談會。出席會議的有解放區代表、國民黨河南省政府及開封黃河水利委員會的代表,還有聯總、行總的代表。趙守鈺和塔德發言后,周恩來用大量事實揭露了國民黨把黃河作為戰爭工具的陰謀,重申了“先復堤,后堵口”的原則立場。 第二天,周恩來飛回上海。次日,周恩來在上海與聯合國善后救濟總署中國分屬、國民黨行政院善后救濟總署的代表簽署了關于黃河問題的《協定備忘錄》(又稱上海協定)。

        最終,中共代表提出的“先復堤,后堵口”在談判中取得了勝利,國民黨當局承諾為解放區黃河復堤工程支付60億元工料費,提供復堤器材和8600噸面粉,為受災黃河兩岸人民發放228億元安置救濟費,堵口工程延期。

        從1946年年初到1947年夏,中國共產黨與國民黨當局進行的黃河歸故斗爭,推遲了堵口行動,為下游故道贏得了復堤時間,保衛了黃河兩岸人民的生命財產,從而粉碎了蔣介石集團企圖水淹解放區的陰謀。

        光陰荏苒,紅洋樓經歷了它獨有的歷史。

        2000年9月25日,紅洋樓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列入河南省文物保護單位。

        2013年5月,國務院公布國共“黃河歸故”談判舊址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如今的紅洋樓,靜靜地站著,憑借獨有的歷史,依舊接受著風雨洗禮和陽光的沐浴。紅洋樓東樓門前左側國共“黃河歸故”談判舊址的石碑上簡短記載了它的經歷,也彰顯著它作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身份。

來源:
ag亚游APP下载-亚游国际下载地址